正大

要兼怀洁癖的操守和杂食的心胸

【雷卡】最后的红帽

禁刷三角言论。


卡米尔自诞生伊始就被告知了自己的使命。

“被大灰狼吃掉?”卡米尔重复了一遍。

“是的。”银发的裁判长温文尔雅地笑着,“这是你作为小红帽的职责。”

“……没有商量的余地?”

“很遗憾,没有。这是格林固有的秩序。”

见小红帽沉默了下来,裁判长好心地宽慰道:“不用担心,即使你被吃下去,也会有猎人把你救出来的。”

“……从肚子里?”

“当然。”裁判长在对方怀疑的目光里自然地点了点头,仿佛这是一个毋需质疑的常识性问题。

“这里是童话世界呀。”


卡米尔坐在自己的家里,不知第多少次翻读着作为行为准则被丹尼尔留下的《格林童话》。

他的“家”位于故事中被一笔带过的小镇上,“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是的,那个故事中做好了甜点托他带给外婆的妈妈并不存在。实际上不止他家,这整个镇上都只有他一个人,尽管这是一个建设非常完备的小镇——有商店,有剧院,有学校,有教堂,仿佛一个从教科书里走出来的“正常”的小镇,但这上面确确实实只有他一个人。丹尼尔说格林中心资源短缺,不能将“角色”的宝贵名额浪费在无关人物的身上。所以等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开始流动的那天,也就是“剧情”开始的那天,卡米尔必须得自己提早把糕点果酒准备好,然后在出门的时候装作是被妈妈嘱咐了的样子。

童话真是虚伪。

为了熟悉这个世界的设置,卡米尔去森林里实地探索了去外婆家的路——虽然他的人设是经常去看外婆的乖孩子,但设定里的属性似乎不能直接平移到他身上,至少他脑子里的确没有半点关于那个外婆的记忆。

第一次离开镇子进入森林,卡米尔并不指望能一下子找到目的地,他甚至不介意迷一会路,慢慢摸索这片未知的地形。

突然一只松鼠从路边的枝桠间蹿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卡米尔的腿,在他有所反应之前利索地攀爬几下,一跃扑下了他别在腰间的指南针,双臂抱着迅速地蹿向了一旁的小路。

卡米尔眉头一皱迅速抬脚追过去,然而就在他即将追上那只松鼠时,他狠狠地撞上了什么东西,反作用力毫不客气地把他弹了回来。摔在地上的卡米尔只来得及看见松鼠消失在丛林间的大尾巴。

卡米尔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红斗篷上的灰,查看了一下手肘的擦伤。这一下摔得不轻,肘臂的皮肤被并不平坦的地面蹭出一片刮痕锋利、不断渗出鲜血的擦伤。

他看向那个自己撞上东西的方向,那是一条小路的路口,至少目之所及,没有任何障碍物。

他走近,在同那位置隔了两步的地方停下,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伸出了手。

手臂伸到一半就被迫顿住,像是被什么挡开了。卡米尔目光闪烁了两下,抬起另一只手缓缓“贴”上那挡住自己的东西。他的手按上了一面触感光滑的“墙壁”,手掌摩挲了一下,几乎没有感受到阻力。虽然看不到实体(他看起来就像是在抚摸空气),但它就实实在在地挡在他的面前。

卡米尔在那无形的墙壁上摸索了一会,最后确定了两件事:这道墙壁沿着小路路口的分界线分布,并且将小路旁的绿植同自己一并隔离开,也就是说,他现在没有任何途径可以走上那条小路;“墙壁”的硬度和密度(如果它的确是实物的话)从感觉上来说非常大,至少凭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将其破坏。

卡米尔心里生出一个猜测。他在附近的岔路边上都试验了一下,最后确定,除却自己脚上站着的这一条之外,其他的路上全部都有类似的“墙壁”。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知道去外婆家的路怎么走,因为他能走的路只有一条。

卡米尔沉默地看着面前这条也许是被所谓秩序挤压出的道路,把斗篷的兜帽向下拉了拉,沿着它走了下去。

有了“墙壁”的引导,卡米尔走得很快,虽然与其说是被引导,倒不如说他是在被一只无形的手推着前进。

当卡米尔终于站在外婆的小屋前,他向那扇紧闭的木门伸出手,顿了一下,径直推开。

门一下子打开,同书里描述的一样,是“没锁”的设置,大概是为了给大灰狼提供方便。

卡米尔不声不响地走进去,站在布局简单的小屋中央,环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那张被褥整齐的空荡荡的床上。

他居然也没有外婆,那个所谓的格林中心资源似乎真的很短缺。

说起来《小红帽》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故事,简要概述就只有小红帽被吃,小红帽被救,大灰狼摔死三个主要部分,而这三个部分中小红帽、大灰狼、猎人缺一不可。虽然外婆也有部分剧情,但实际上即使没有外婆的剧情也不会对整个故事有太大的影响:在主要剧情里,外婆和小红帽没有直接接触,至于大灰狼,想必少吃一个也无所谓。

但由于小红帽来看望外婆是整个故事开始的前提,所以世界仍然保留了“小红帽有外婆”的设定,但这个设定实际上就跟“小红帽有妈妈”一样,只是一些写在纸上的东西而已。

但格林紧缺的似乎仅仅是“角色”的资源。卡米尔想起了那个设施完善的小镇,还有自己登上教堂塔顶时眺望到的,那片自己无法涉足却生机勃勃的森林。

——这么看来,物质资源对于格林而言是充裕到可以挥霍的存在,而角色资源却必须要锱铢必较地节度开支。所以现存的角色是在最大限度的节度下,能够维持主要剧情发展的存在。

卡米尔清洗着自己的伤口,感受着清水浸入血肉时拉丝般的疼痛,渐渐走了神。

——如果角色存在的目的、这个世界存在的目的都只是为了完成剧情……剧情是既定的,而角色和世界的发展都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用前者来限制后者,这种机制绝不可能稳定维持。

那它为什么会存在?这样不可能被稳定维持的“秩序”,为什么会这样不容置喙地存在?

这个问题和卡米尔以往所思考的都不一样,他通常比较关心什么样的吃法才能让他完整地从大灰狼的肚子里被救出来。但今天,被无形的障碍阻隔开的小路,毫无生活气息的小屋,或许再联系上那个空无一人的小镇,让卡米尔觉得胸口像是堵了一团湿重的棉花,有种难以摆脱的窒闷感。

这种被人当做提线木偶的感觉……不,甚至不需要谁来提线,“角色”们只有进行剧情这一个“使命”,格林只要给出他们每个人的定位,他们就只能接受自己的结局。


世界的时间开始流动的那天,卡米尔起了个大早,打开《格林童话》确认再三,往小篮子里装了糕点和果酒,提上篮子从家出发了。

教堂钟塔的指针第一次走动了,开始“剧情”的这一天像是值得隆重庆祝的节日,世界为了它而整个苏醒过来,开始运行。

卡米尔离开小镇再次进入森林,意外地,他这次没有在任何地方再找到那种“墙壁”——剧情里贪玩的小红帽在森林里流连了很久,间接导致了外婆遇害没有被发现及时,“墙壁”的解除想必是为达成这一点提供条件。

卡米尔去几条小路上转了转(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和书里的小红帽的确在做着同样的事),在心里把路线默记了下来。被开放的线路自有它的用处,假设发生了什么意外,他说不定要和灰狼先生在森林里来一场追逐战……这个想法也许有些不着调,但谨慎点总是没错的。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卡米尔来到了外婆家的门前。

“外婆。”卡米尔像一个小红帽该做的那样,礼貌地敲了敲门,“我来看你了。”

屋里传出一声懒懒的“进来”,卡米尔眼皮一跳。

台词错了。虽然大体意思没有变,但这幅语气一点也不像是在招待外孙,反倒像是在传唤下人……

默默诽腹着,卡米尔推开了门。

外婆的小屋布局十分简单,床靠在采光刚好的西侧,东侧就摆放着厨具和餐桌餐椅,茶几都省了,因为外婆很少会客。

所以卡米尔一进房就看见了床上的人。

那人支着一条腿,一手撑着脑袋,随性地斜靠在床头,一双深紫色的眼睛悠哉悠哉地也在打量着他。在他旁边,还靠墙摆着一把长柄的锤子……锤子?

狼为什么会有锤子?

卡米尔没有见过狼,他只能通过书上的描述来想象狼的模样。但他知道不管狼是什么样的,反正肯定不是眼前这样的。

这个人——他当然没有书中小红帽自带的智降滤镜,但面前这位外貌体征的确和人类无异,如果他身上没有什么奇怪的设定的话,说是人也完全挑不出毛病。

他根本没有一头狼该有的样子。

当然也没有一个外婆该有的样子。

更没有一个病人该有的样子。

……这家伙甚至没想过要伪装得专业一点么?

卡米尔沉默了。他看了一眼自己贴在果篮内侧的小抄——虽然他已经把《格林童话》倒背如流了,但考虑到自己可能会紧张(虽然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他还是做了一点万全的准备工作。

——就当他也装上了智降滤镜,对台词吧。

“外婆,”卡米尔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克服了一下叫出这种称呼的心理障碍,强迫自己棒读,“为什么你的眼睛那么大?”

“哦,”面前的人声音里带上了懒懒的调笑,“为了更好地看清你啊。”

“……”

卡米尔冷静地在心里克制了一下暴揍对方的冲动。

但对于狼会配合对台词,卡米尔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明明看上去完全是不屑于看剧本的类型。

卡米尔的心情变得有些奇怪,他说不清自己到底希不希望这个狼做出一些特立独行的、不合剧本的事情。

如果他做了,那又怎么样呢?

“那么,为什么你的耳朵那么大呢?”继续念着台词,卡米尔看向了狼的耳朵。

尖形,和自己一模一样。

忽然觉得说出这样的台词需要一定脸皮。

“嗯,为了更好地听清你说话啊。”

……不过狼显然才是需要脸皮的那个。

平心而论,狼的声音很好听,但他这种不端的态度总让卡米尔觉得自己是在被调戏。

……或许人家本来就是在调戏他。

但换个角度想想,至少需要说出这种羞耻台词的不是自己。

“那么,为什么你的手那么大呢?”卡米尔目光转向了狼的手。

指节分明,指形修长。

其实狼还长得挺好看。

“为了更好地抱住你啊。”狼轻轻地笑。

……卡米尔不动声色地抖了抖鸡皮疙瘩。

令人厌恶的排比句。

现在只剩最后一句了。

他知道说完这句台词后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卡米尔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狼。

对方的模样和自己想象中的实在是有着太大的偏差,不管怎么看,自己是绝不可能被“一口吞下肚”,并且在那之后被完好地救出来的。

然而直到现在,如果不算上这毫不专业的造型,狼没有任何一点出格的表现,就那样从从容容地靠坐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等着他送死似的。

他说不清到底希不希望狼做出不合剧情的、出格的事。

如果他没做,又怎么样呢?

如果他没做……

“灰狼先生。”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兜帽,目光镇静地看着床上的人,“在和你对最后一句台词之前,能允许我问一个问题吗?”

——如果他没做,卡米尔就自己做。

卡米尔话音刚落,对面那双紫色的眼睛就危险地微微眯起。

下一刻,空气中划过几道蓝紫色的电弧,狼的身影闪离原处,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卡米尔视野里抡着锤子将要狠狠砸下的模样。

……?!

卡米尔敏捷地闪身避过,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电弧灼伤。所幸最重的那一击落在了地上,小屋木质的地板瞬间被砸得木屑横飞,以打击点为圆心,五步距离之内的地面都被震出了不浅的裂痕。

卡米尔当机立断转身就跑,距离最近的门已经被狼占据,那么他的选择就只剩下窗。之前在森林里记过的路线应该可以派上用场,只要可以从小屋出去……

“没有人教过你,不要把背后暴露给敌人么?”

几乎是和声音同时,一只手扣上了卡米尔的肩膀,力度之大让他忍不住嘶了一口冷气。他没有做多余的挣扎,果断地抬手去扭对方的手腕,在一声颇带意外的“嗯?”之中,他听见一声骨头的脆响。

然而他付出的代价无疑是更大的,下一刻,他被狼从背后单手锁住喉部,然后反手压到了床上。

“你还挺有两下子,小朋友。”狼饶有兴味地俯视着卡米尔的眼睛,“可惜太慢。”

卡米尔抓着那只扣住自己颈部的手,正打算给它也来一下时,就听到上方传来狼的声音。

“别乱动。”说不上多冷厉的语气,最多就是收敛了一点调笑,却莫名透着一股震慑。他把自己刚刚被扭脱臼的左手抬到卡米尔面前晃了晃,“帮我接回去。”

脖颈处钳制的力道放轻了不少,虽然还是不能挣脱,但至少让卡米尔看到了可以周旋的余地。

卡米尔和狼对视了一会,从对方的眼睛里甚至不能读出哪怕一点的审视,有的只是懒散的等待。大概自己这种实力对他来说也并不需要防备。卡米尔想着,率先错开视线,伸出手帮对方把手腕接上了。

狼似乎对于他这么合作感到很满意,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声音缓和了不少,就像他们刚刚没有打过一架,他也没有把卡米尔按在床上似的:“你刚才想问什么?”

……合着要先跟您打过一场才能拥有和您对话的资格么。卡米尔在狼的手掌下调整了一下呼吸,张了张嘴:“我……”

忽然小屋的门板猛转一百八十度轰地撞到墙上,一柄冰蓝色的剑自烟尘漫布中直直向他们这边飞刺过来。

卡米尔听见一声不耐的啧,自己颈间的桎梏忽然撤走。他从床上支起身体,看见狼拎着锤子站在十步开外——以他们之前交手的经验来看,算是安全距离。

那柄剑刺空之后拐了个弯又飞回去,一人从门外稳步走进来,抬手接住了剑。他把剑身利落地一划,剑锋直指站在这边的狼。

“雷狮,”那人碧色的眼睛里满是毫不退让的坚定,“我绝不会允许你伤害小红帽小姐。”

“傻子安迷修。”狼的声音里是显而易见的兴味索然和嘲笑,“要不是我根本不打算对他做什么,你现在已经来晚了——哦,该说来巧了,你不就等着剖我的肚子吗,猎人阁下?”

……猎人?他提前来了?

和狼互称的是名字么,他们在剧情开始之前就认识?

虽然不知道猎人为什么会提前出现,但现在看来,自己成功逃脱的概率高了很多。卡米尔看向离自己不远的窗户,外婆的床本就是靠窗摆放的设置,现在他和窗的距离甚至比和狼的距离要近。

“小子,你最好别想些不该想的。”狼漫不经心地威胁着,他的眼睛还在盯着对面的猎人,似乎即使卡米尔跑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卡米尔顿了一下,扫了狼一眼。倒不是被这句不痛不痒的威胁吓到,只是这句话突然让卡米尔注意到了对方的反常。

按理来说,小红帽没有反抗大灰狼的能力,在主要角色的关系链里,是被大灰狼绝对压制的一方。而猎人和大灰狼是明确的敌对关系,并且有和大灰狼对抗的能力。所以在这样需要对敌的情况下,大灰狼的首要目标应该是猎人,只要把猎人除掉,关系链中就不会再有能威胁到他的存在了。这道理很浅显,卡米尔不相信狼没有想到。而在这样的前提下,狼却在抓捕小红帽,制止小红帽离开。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毕竟小红帽在设定里是狼眼中美味的食物。但除却刚才突如其来的那几个回合的动手,狼对他的态度还算友好,钳制的时候都留有余地,而且还明确地表示不打算对他做什么,如果这一系列举动不是为了达成某些目的而惺惺作态的话,那么至少可以说明狼的目的并不是要吃他。

如果不是为了要吃他,那么狼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卡米尔看了看窗户,心里忽然生出一个自己都觉得荒谬的想法。

——如果狼不打算吃他,那么他待在这里也许也是安全的。

“小红帽小姐,您不需要对这个恶党有所顾虑。”猎人的声线温和沉稳,听起来十分可靠,“请您放心地离开,我无论如何都会保证您的安全的。”

……

“非常感谢你的援助,猎人先生。”卡米尔说,“但我是男性。”

狼不厚道地噗地一声笑了。

“……男性?”对面的猎人先生看起来活像是遭了五雷轰顶,很难想象这么小(至少卡米尔觉得很小)一件事情会对一个看起来稳重可靠的人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可……书上明明写的是‘她’……”

“书上还说我是‘它’呢。”狼嘲谑道,“你还真信?”

真是奇怪。

卡米尔状若安分地坐在床上看着这两个人。

先前猎人刚到的时候不由分说先刺了狼一剑,但那之后就再没有对狼出过手。

倒是承诺过会掩护自己。

所以猎人只是想阻止狼的行动,而不是真的要和狼你死我活。

但猎人不该是想要杀死狼的吗?

“灰狼先生。”

狼和猎人的目光同时转向这边。

不吃小红帽的狼,不杀狼的猎人。

以及剧情开始之前无比强硬,但直到现在都毫无动静的“秩序”。

一切都很反常。

卡米尔抬起眼睛。

“你本来就没有打算要走剧情吧?”

狼耸了耸肩:“你才看出来?”

确认一下罢了。

“那么,猎人先生。”卡米尔目光转向猎人,“你为什么提前来?”

“明明知道有人会陷入困境,却还要刻意等到事后才去伸出援手……”猎人微微攥拳,神色笃然,“这样的使命,我无法认同。”

……原来是这样。

根本不打算循规蹈矩的狼,无法接受饰演虚伪的猎人,以及——并不乖巧的质疑着自己命运的小红帽。

他们身上根本不具备完成剧情的属性。

“雷狮……!”

猎人忽然的呼声听起来不太真切,像是被强风划散了……风?

卡米尔猛地抬手挡在自己头顶。

狼的锤子狠狠地砸进卡米尔的掌心里,却如击打磐石般无法撼动对方分毫,反倒是锤柄实实在在地传递过来十分明显的震感。狼压了压眉,脚下发力硬是稳住了身体。面前的小鬼仍旧违反力学般安稳地坐在那里,抬着深蓝色的眼睛,自红斗篷遮出的阴影下波澜不惊地看着他。

有点意思。

只可惜……狼偏了偏头,看向在刚才那一刻,几乎是瞬移过来架在自己颈侧的剑,以及握剑人那双沉沉望过来的碧色眼睛。

——旁边有个碍事的。

“我收回之前的话。”狼哼笑一声把视线转回来,似乎对脖子旁边架了把剑浑不在意,很有几分余裕地重新上下打量了几下小红帽,眼睛里透出几分兴味,“你也不慢。”

不知是不是错觉,卡米尔在狼的声音里听到了类似赞赏的成分。他看了眼岿然不动地维持着举剑姿势的猎人,观察到对方眉眼间第一次流露出的阴沉,不禁思考狼这游刃有余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

“如果你真的不想吃我,”卡米尔紧了紧掌心的力度,好更稳地制住狼的锤子,“为什么还要对我动手?”

狼低头看了他一会,张口却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思考过秩序的本质吗?”

秩序的本质?卡米尔一怔,下意识地想到了那面曾经撞到的“墙壁”,脑海里有关这段时间遇到的所有不寻常的事也随之一起涌来。

“你想说什么?”猎人警惕地看着狼,丝毫不认为这个家伙会忽然想要和人闲聊。

狼没有理会猎人的发问,“我们打个商量,”他的视线紧锁着小红帽,声音里带上了点有着邀约意味的笑意,“你和我联手把猎人干掉,我告诉你答案,怎么样?”

“??”猎人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似乎志在必得的狼,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蠢话。

明明听起来就不可能被接受的样子——

“如果我说好,”卡米尔微微侧过眼睛看狼,他眼睛偏大,侧视焦距着人的时候深色的瞳孔和瞳仁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压力,“你要怎么证明你确实可信?”

“??等等,小红帽阁下……”

狼笑了:“你有实力挡下我的攻击,还有必要问我要信誉的证明么?”

卡米尔略一沉吟,最后竟点了下头:“说的也是。”

他话音未落就已松开了制住锤子的手,猎人瞳孔微缩,还处在难以置信之中,蓝白色的电弧就已经铺天盖地地落下。猎人狼狈地用剑挡住狼的一击,却因为失去先机而被击退一段距离,狼紧了紧握锤的手,扭头对小红帽说:“你——嗯?”

小红帽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了,狼只能看见窗边红斗篷向外翻飞的残影。

被摆了一道。狼挑了挑眉,倒也豁达地转开视线,提着锤子直直地冲向了猎人。


卡米尔翻出窗户之后就往更深处的密林跑去,跑了一会后又停下,决定还是在这里等一等狼。

而他才停下换了口气,身后就传来了狼的声音。

“你跑得倒是很快嘛。”

卡米尔扶着树干,慢慢地转过身来看他。

“你的雷电攻击范围太大了,”卡米尔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慌乱,“我只能出来等你一下。”

“哦?是吗?”狼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眼底含着危险的暗芒。

卡米尔察觉到了这一点,但他只是抬了抬眼皮:“你既然可以锁住我的要害,还有必要在乎这句话的真假么?”

狼微眯了下眼睛,似乎是没有想到小红帽这么擅长活学活卖。不过他也只是哼笑了一声:“说的也是。”

卡米尔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狼居然没有真的生气。

卡米尔很清楚,一旦自己选择和狼合作,猎人绝对会把他也列为攻击对象。而如果狼是在骗他,他就会除却多了一个敌人之外一无所获——他的起落完全取决于狼的诚信度,这实在是一个冒险的举动。况且在刚刚那种并不是走投无路,甚至还占有一点优势的情况下,更理智的选择,非要说的话,应该是和猎人联手把狼给干掉才对。

但他动心于狼话中包含的可能性,那种或许能让他们摆脱现状的可能性。

这种本身就不确定的东西,当然不可能安安稳稳地争取到。

当然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也是很重要的。

而狼如果又是这种不记仇的类型的话,至少对卡米尔而言是一个好的开始。

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兜帽:“你之前说的秩序的本质,指的是什么?”

狼也不废话:“你应该也发现了吧,我们已经偏离了剧情这么久,秩序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卡米尔点了点头,这确实很反常。

“所以我猜——”狼的目光闪烁了几下,“那个所谓的秩序实际上并不能对我们造成任何限制,而剧情,更是愚蠢的陷阱。”

卡米尔拳抵下巴思考了一下:“但剧情开始之前我们确实感受过秩序的限制……你的意思是——秩序只是在剧情开始前震慑我们,让我们以为不走剧情就会受到惩罚?”

狼应了一声嗯哼。

“这种可能性的确很大。”卡米尔认同地点了点头,“如果它是真的,那就意味着我们根本不必形成敌对关系。”顿了一下,卡米尔意识到了什么,“猎人还不知道?”

狼嗯了一声:“他看上去不太擅长动脑子。”

“……”卡米尔默默同情了一下此刻不知身在何方的猎人。

“那么,灰狼先生、”

“叫我雷狮。”狼打断了他,而后又想到什么般摸了摸下巴,“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卡米尔。”

“嗯,卡米尔。既然有名字那就叫名字吧,总用角色称呼怪别扭的。”

卡米尔点了点头,“那么雷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打算去格林中心。”雷狮看着卡米尔,唇角浮起不知道说不说得上是挑衅的笑,“你要一起吗?还是说你更想在这个狭隘的地方过过安稳又一成不变的日子?”

“……”卡米尔不否认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但同为选择的一种,而且听起来比前者更为可靠,这种想法却在雷狮的嘴里一文不值似的。

不过……狭隘,安稳而一成不变,雷狮的概括倒是很精辟么。卡米尔看了看小镇的方向——也就是看看而已,繁茂的森林把它遮得难见分毫。

但想起来,那空无一人的家,空无一人的街,空无一人的小镇——虽然是个安稳生活的好地方,但的确没有回去的意义,更没有回去的必要。

这么一想,和雷狮一起走似乎也不错。

“我跟你走。”卡米尔于是说,说完又忽然后悔了,觉得自己答应得太冲动。

他们甚至没有商量过路线,这样可能根本就到不了目的地。

但雷狮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卡米尔想了一下,没太想清楚为什么。

“我知道世界的边界在哪里。”雷狮也没有给卡米尔多想的时间,“我们可以从那里走。”

“……你说世界的边界?”卡米尔怀疑自己听错了,“你确定?”

“我是不介意和你解释,”雷狮随性地把锤子甩到自己肩上,往身后看了一眼,“不过我们再说下去,那家伙可就要追上来了,他可是很难缠的。”

卡米尔还想问些什么,但雷狮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拉着他就开始狂奔。

“跑啊!”在疾驰的风声里,卡米尔隐约听到雷狮畅快的大笑。

打完就跑对他来说大概是挺爽的,这样一想这人还真是恶劣。

他们好像跑了很久,又好像没过多久,被雷狮拉着跑的卡米尔丝毫没有时间概念。只是雷狮在前面停了下来,于是他也跟着险险地刹住。

弯身缓了两口气,卡米尔撑着膝盖起身,才看清眼前的景象,他就不住睁大了眼睛。

这是一处悬崖……不,根本就看不到崖,他们前方是一片黑洞洞的虚空,抬头的时候,还能看到这片黑暗和蓝天的分界线。

他们脚下的陆地,简直像是悬浮在这片虚空中的一样。

“你准备好了吗?”雷狮忽然问。

“什么?”卡米尔没反应过来。

雷狮似笑非笑地侧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是紧了紧抓在他手腕上的力度。卡米尔这才发现雷狮一直没有松手。

还不及他再想些什么,雷狮就拽着他径直地朝那片虚空之中冲了过去。

高空坠落的失重感像一只巨手,紧攥住了心脏。耳边是呼啸的风声,眼前是无尽的黑暗,卡米尔觉得自己的感官都已趋近麻木了,只有紧紧扣在自己手腕上的温度灼热得分明。


“警告!警告!有三个角色脱离了本区!”

“没关系。”银发的裁判长不紧不慢地往桌上的模具上搭了一块积木,声音温和,“我喜欢有梦想的角色。”


如果所谓的秩序就是角色必须遵循剧情,那为什么那股可以限制他们的外力没有直接操纵他们去这么做呢?如果他们的职责真的只是演绎自己的角色,那么《格林童话》为什么要让他们看到别人的故事呢?

没有人想过。


TBC.

一点bb

小红帽的故事版本很多,我印象里的那个版本是小红帽自己贪玩才流连在森林里,但现存最具公信力的版本是小红帽是被大灰狼唆使才去森林里玩的。但我觉得大灰狼在森林里见到小红帽还不吃她不太符合逻辑(有一个版本是说大灰狼在森林里几次想扑杀小红帽但都扑了个空,可是这个版本添油加醋的痕迹太明显了),虽然雷上下打量了一下卡最后目光戏谑地停在对方胸前问可爱的小姑娘你要去哪(公认版原文)也很好吃XD


感谢阅读。